李登輝大阪演講果然震撼,但並不在於他對時事看法獨特,或向日本提出什麼錦囊妙計,而是他堅持回歸高中時代就已萌芽的思想,在晚年此刻,將自己政治生涯中的起伏變遷回頭一以貫之。這種回溯原點的動力,出自深邃又不斷重組的中西思想、宗教及經歷。相形之下,以物質力為基礎,再由黨官以理論附會所包裝的「中國夢」,就相形見絀;至於依附於美國槍砲之下言不及義的「東海和平倡議」,就更顯得蒼白脆弱。

老人尤其對「G零」時代充滿憧憬,悸動不已。所謂G零,是指美國已不能主導(G1終結),而中國的實力根本難以為繼(G2虛構),猶如回到初始的戰國時代那般,因此日本大顯身手的機會降臨。對老人而言,與G零遙相呼應的,是他廿五年前就已念茲在茲的基督教的「出埃及記」、神道的「無的場所」、他在台灣發動的「歷史的開端」。因此,一切都可能的浪漫想像,油然而生。他因而看到日本從美國羽翼下躍升,重整亞洲、制服中國、再造世界的第二次明治偉業。

理直氣壯回到源頭以後的老人,又是初生之犢,歷史變成像白布一樣供他任意揮灑,他乃根據願望,生龍活虎安排各國角色,裁剪不合劇本的,添加情節需要的,因而免於受到現實世界的束縛,超越固有流派間早就形成的認知共識,海闊天空地設想母國那不可限量的文明重生。外人在技術上糾正他的記憶,在理論上質疑他的史觀,在道德上批判他的殖民性,率皆擋不住他毫無忌憚地借用天照大神的原始位置,從歷史原點來鋪陳日本命運的威力。一旦二次大戰的慘禍拋到九霄雲外不算發生,他乃傲視美國,疼惜台灣,睥睨中國。

老人的氣勢打動聽眾情感,他在基督教信仰呵護下,展現神道子民總是欠缺的理想性、自信心與方向感,於是能將他們解放於瑣碎而漫長的文化習性中。另一方面,他執著於回歸無的場所來重啟歷史健豪福利開端的任性反覆,則是信仰上帝萬能的基督教徒所不敢。所以,老人一生歷經皇民、共產黨、國民黨、台聯黨、一個中國、台獨種種,不能再以投機善變譏之,這些反覆循環,反而培養出他在晚年一股無所不包的歷史原點意識,起死回生地策動戰前的世界史的立場,讓亞洲再度成為日本領導的對象。

老人所迴避的挑戰是,他對成敗後果沒有責任。這是因為他年事既高,無暇也無需要捲入責任政治的喋喋不休;二方面是因為,他回到原點的想像力,賦予他重新開始的絕對自由,所以根本不必計較短期的一時成敗。三方面是因為,身在原點無所不包的他,大可將成敗盡收於己,則等於隨時可以加入勝利。因此,G零時代絕不代表真的就能從此為所欲為,但這對老人已是無關。

晴空塔 ????????itaiwan

9A51A0B08737ADC2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微信網頁版

ewk28ky22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